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客户验厂领域 > ETI道德贸易联盟 > ETI道德贸易联盟 >
介紹ETI会议

珍妮花、波基思(环球女工联机 代表 

1.  
与行为守则打交道 

我于1995年在亚洲专讯(AMRC,一个设在香港的民间团体)打工时与行为守则及企业社会责任开始打交道。当时利用行为守则去改善劳工权益是新生事物,而品牌公司与民间团体之间有极大不信任。两者之间少有对话。民间团体认为守则是一张空话,被品牌公司用作公关手段去误导消费者。品牌公司经常不守国际标准,而无真心真意去改善工厂工人的处境。品牌公司同样不信任民间团体,认为他们是搅事份子,不值得合作。 

2.  
行为守则的发展时而势易 

今日上述两者不想共同讨论的时代已经逝去。民间团体开始察觉到他们可以有效地与品牌公司接触,及利用这些新工具去提升工人权益。今日,有不少例子证明品牌公司、民间团体及工会合作,利用守则去改善为跨国品牌公司生产货物的工厂的工作条件,及遵守国际标准,例如,锐步(Reebok)与几个民间团体合作在两间工厂内去推动成立工人委员会,民选工会干事,试图透过这些委员会使工人的状况得到持续性及实质性的改善。美国品牌杰普(GAP)最近亦宣布在萨尔瓦多(中美洲)UNITE(美国成衣工会)合作成立该国内第一个独立及全面组织起来的出口成衣工厂。 

3.  
各自把各有的观点、经验摊出来分享 

品牌公司、民间团体及工会认识到共同合作可以互利及互补不足。 

A)品牌公司成员对经营环境、生产过程、分包及订价有较多认识及了解; 

B)工会有长久支持劳工、国际劳工标准及组织的经验; 

C)民间团体对影响工人的当地情况、文化及历史有较多经验及了解,并用适合当地需要的方法去解决问题。他们试过将当地工人的声音带到全球生产链的讨论当中。 

明显地,三方共同行动可以带来改变。互相分享经验及意见,正是三人行必有我师言!过去几年来彼此间重建的信任是使类似ETI这类三方合作机制获得成功的主要因素。这亦是多元化合作所带来的机会---探讨新的方法去改变。 

虽然彼此间时有不同意见,但亦找到解决问题的进取性方法去改善工厂标准。 

4.  
守则未能解决的问题及限制 

不单只不同参与者(Stakeholders利害有关人)的关系有所改变,我们对行为守则的限制及困难亦